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季我努的博客

季我努学社官方博客,讴歌中华民族脊梁,揭露日本战争罪行,为国内的二战史研究积累史

 
 
 

日志

 
 
关于我

季我努学社官方博客

季我努学社整理、出版中国近代史料,尤其是抗战史料,已经出版书籍六部,其中的《辛亥革命》获得国家十二五重点图书。成员以新闻出版、学界朋友为主。主办传播近代史知识的季我努沙龙。2014年学社将翻译出版包括缅泰死亡铁路、地狱航船、樟宜战俘营、日本大规模征用白人战俘充当奴隶劳工的日本远东战争罪行丛书,该丛书再度斩获国家十二五重点图书的荣誉。欢迎博友提供抗战史料,学社非常愿意帮助研究中国近现代史尤其是抗战史的朋友出版著作。如需要,请联系2601357629@qq.com。 微信公众号:jiwonu

网易考拉推荐

匪夷所思:“大英帝国勋章”颁给纳粹特工   

2012-08-03 10:44: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诺曼底登陆中的双面间谍

季我努     发表于《坦克装甲车辆杂志》

英国军情五处在整个二战期间策反了大量德国派驻英国本土的特工人员,并且成功地在欧洲大陆的德国占领区建立了一支精干的为英国军情五处服务的双面特工队伍。英国军情五处在诺曼底登陆前后对于双面间谍的出色使用是世界情报史上的巅峰之作。本文梳理了代号“珍宝”、“垃圾工”、“三轮车”、“艺术家”等双面间谍在诺曼底登陆前后的杰出表现:他们协助盟军方面制造了“美国陆军第一集团军群”集结在英国东南部准备在法国加莱地区实施大规模登陆的假象,并成功地使德国情报机关以及德国最高统帅部深信不疑,为盟军在诺曼底地区真正的登陆行动赢得了时间,并实现了战术突击的效果;当德军采用围魏救赵之计用V型飞弹对登陆盟军的后方补给基地英国本土和指挥中枢伦敦展开大规模攻击时,双面间谍们又伪造了飞弹打击效果的数据,使得德国军方重新评估V1飞弹的打击能力,并终止了对这一新型武器的研发。

“小狗之死”造成的危机

在盟军实施诺曼底登陆行动之前的一个月,军情五处的双十字情报系统遭受了两次接踵而至的重大灾难。第一次打击来源于他们潜伏在葡萄牙里斯本的女间谍“珍宝”,“珍宝”心爱的小狗巴巴斯不幸死去,“珍宝”认定是军情五处没有尽到照料的责任。5月17日,“珍宝”预备“复仇”的计划,吓坏了军情五处与她联系的上线玛丽·舍尔。“珍宝”从里斯本的德国情报机关那里获得了关于诺曼底登陆重要的情报,其中最关键的关于德军防守重点的情报,在德国情报机关那里,这个地点是一个“代号”;如果“珍宝”故意省略这个“代号”,或者传递错误的“代号”,盟军方面将因为她的情报而遭受重创。幸好她在返回里斯本的路上改变了主意。军情五处当时的档案这样记述了这段惊险的历史:

她得到了一份关键的情报,在她回里斯本的路上,她意识到省略那个代号,就可以降低这份情报的价值。她承认她准备这样做的动机是为了帮她的小狗复仇,她觉得小狗的死,我们军情五处要付完全责任。好在她在路上打消了降低情报价值的念头。她把代号写进了情报,不过,为了表示她的愤怒,她拒绝透露代号指称的地点。

代号为“塔·罗伯逊”的情报员在诺曼底登陆之前的三周,也发生了与“珍宝”同样的问题,他也需要做出抉择。他在脑中不断盘算:突然中止“珍宝”的谍报活动可能会引起德国情报机关的怀疑,如果不这么干,就得顺着“珍宝”的意愿,而他不敢保证“珍宝”是不是真的改变了“降低情报价值”的想法。经过与军情五处领导层的沟通,罗伯逊进行了第二种选择。

“艺术家”被捕,有惊无险

“珍宝”闹情绪对于军情五处的“双十字情报系统”来说,可以说是有惊无险。随后而来的确是真正的巨大威胁。5月初,军情五处属下的代号为“艺术家”的双面间谍被里斯本的盖世太保逮捕。在“艺术家”被逮捕之前,他更倾向于向英国情报机关提供有价值的情报。他知道与他有联系的代号为“三轮车”和“垃圾工”的两位特工人员也是双面间谍。这导致德国情报机关怀疑其他在英国潜伏的德国特工有可能被英国情报机关策反了。因此,英国情报部门也不得不重新评估这些双面间谍的忠诚。在诺曼底登陆前三天,他们给丘吉尔提交了一份“警示”:“‘垃圾工’情报小组岌岌可危,因此有必要更加小心翼翼地实施登陆行动。”不过,这个情报危机很快化险为夷,盖世太保不是因为“艺术家”充当“双面间谍”而逮捕他的,而是因为他贪污公款。盖世太保没有怀疑他在为英国情报机关服务。对于这次危机,军情五处有如下记录:

“得知‘艺术家’因为贪污公款而被盖世太保逮捕,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小小的安慰。在讯问过程中,盖世太保认为‘艺术家’‘自作主张处理公款’,虽然数额不算小,但是也不是完全没有请示上级,加上‘艺术家’的谍报行动成就显赫,盖世太保没有太为难他。在所有与我们相关的‘双面间谍’案件中,‘艺术家’的运气是最好的……时间和运气救了我们。在德国情报机关全面破获‘艺术家’情报小组之前,诺曼底登陆行动就开始实施了。随之而来的战争形势使得德国情报机关没有耐心调查,他们也腾不出手深入调查自己的情报人员的‘渎职’问题。”

精妙的战略伪装

尽管“艺术家”和“珍宝”等情报人员暴露的潜在威胁仍然存在,德国情报机关如果足够聪明,仍然可以从他们那里得到真正登陆地点的蛛丝马迹,可是6月1日盟军在解码中心——布莱切利园制造出了足够的关于即将在加莱地区展开大规模登陆的证据,这些情报让德国情报机关确信登陆地点在加莱。并且盟军方面为了迷惑德军,伪造加莱为登陆地点的表演一直在持续上演着。“霸王行动”的真正登陆地点始终处于云山雾罩之中,盟军实施的这一战略欺骗行动非常成功。这个时候,布莱切利园截获的一封日本的密电显示,希特勒向日本驻德国大使透露,“盟军方面在英国集结了80个师的兵力准备实施‘入侵’行动。”事实上,在加莱对面盟军方面只有47个师,可是希特勒和他的最高军事统帅都被盟军的战略佯动欺骗了,盟军在加莱对面搞了一个所谓“美国陆军第一集团军群”,把名将巴顿调过去煞有介事地制造了积极准备在加莱登陆的假象。在诺曼底登陆实施之前,德国方面对于盟军的登陆方面一直存在严重误判,乃至盟军的大规模登陆行动开始之后,德军方面还舍不得从加莱地区抽调兵力。布莱切利园又破解了希特勒与日本驻德国大使的谈话内容的密电,希特勒仍然在说,在“很多地方发生了盟军牵制性的攻击”,“德国方面将把他们的主要兵力用于防范盟军即将在多佛尔海角实施的真正的登陆行动”。

在诺曼底登陆的前一天,盟军方面的欺骗行动仍然在进行,军情五处下属的超级特工们也在积极地行动着,“垃圾工”和托马斯·哈里斯就是代表。他们采用了虚实结合的策略,在很晚的时候传递出了真正可信的情报,德国方面综合之前获得的假象情报,反而不相信,更加确信登陆地点是在加莱。哈里斯在几个星期内一直身处险境,可是他最终还是得到了“垃圾工”的首肯,允许他使用电台向德国方面提出“警告”——盟军的大部队将在诺曼底海滩实施登陆,不过他发出这封密电的时候时机把握得很好,德国方面太晚获得这个信息,即使作出战略调整也来不及了。德国情报机关位于马德里的电台正常关机时间是晚上十一点半至第二天早上七点半,“垃圾工”与德国情报机关约定的接收密电的时间是6月6日凌晨3点,也就是“霸王行动”实施的当天。因为种种不为人知的原因,德国位于马德里的电台竟然在凌晨6点才开机,比原先约定的时间整整晚了三个小时。德国情报机关的这一错误,使得这份情报在德国军方拿到这份情报时,已经失去了效用。

“垃圾工”很受伤

6月6日中午,丘吉尔看望了自己的妻子和小女儿后,在英国下院对着满屋子的怀着期望的公众宣称:“在昨天夜里和今日凌晨,盟军的第一批登陆部队已经踏上了欧洲大陆。”就是到这个时候,丘吉尔的演说仍然带有迷惑性,他的说法让德军相信,诺曼底登陆只是佯攻,更大的登陆行动将发生在加莱地区。丘吉尔的这个演说不仅仅骗了德国军方,而且也骗了军情五处下属的塔·罗伯逊等特工,罗伯逊等人被丘吉尔的演说吓坏了,他觉得自己没有理解错,因为丘吉尔的说法,与先前“垃圾工”发给德国情报机关那份密电矛盾,这封密电向德国情报机关报告了“英国政治战执行部”的一个命令,英国政治战执行部要求下属部门杜绝一切可能为德军提供参考的关于盟军即将发动的“远程攻击以及攻击方向转移”的报道。这份密电就是上文提到的“垃圾工”故意延迟发给德国情报机关的关于盟军主力部队正确登陆地点的那份情报。

丘吉尔首相的假动作似乎证实了军情五处的负责人皮特里和里德尔先前的担忧,如果丘吉尔策划一次欺骗行动(事实上他就是这么干的),盟军方面将取得突袭的战术效果。在诺曼底登陆的当天晚上8点,出于焦急之中的“垃圾工”冒险启用位于马德里的秘密电台,直接要求与英国政治战执行部部长通话,“垃圾工”绝望地告诉英国政治战执行部部长,丘吉尔忽视了他们小组先前发给德国情报机关的让德军举棋不定的情报。丘吉尔通过英国政治战执行部告诉“垃圾工”情报小组,他们掌握的信息并不全面(不过他并没有直说,“垃圾工”已经引起了德国情报机关的怀疑),丘吉尔出于战略考虑,不得不对下院议员们和全国的公众们传达了错误的信息,他是抱着继续迷惑德国人的想法才这么做的。在获悉了当天将有大批盟军部队在诺曼底的海滩登陆时,“垃圾工”随后用一种受到挫折的消极的口吻在凌晨三点向英国军情五处拍发了一封密电:“这让我质疑你们态度的严肃性,并且怀疑你们的责任感。我要求你们立即向我澄清,即将要发生什么?”在第二天早晨来临之前,在度过了一个辗转反侧难以入眠的长夜之后,“垃圾工”又拍发了一封自责的密电,这一次电文中包含着顾影自怜的成分:

“我把脑袋拴在裤腰带上给你们卖命,我无法忍受你们对于我的工作的忽视,也无法接受你们任何不负责任的疏漏……如果不是为了我的理想和信念,我情愿放弃这份工作。你们的这种行为让我觉得自己是一个失败者。夜已深,我精疲力竭、身心憔悴,之所以给你们发这封电报,我想说,这项超负荷的工作快要把我压垮了。”

德国情报机关在马德里负责的军官非常糟糕,“垃圾工”的秘密电台在凌晨三点发出密电,他竟然浑然不觉。他对“垃圾工”的“出色工作”给予了高度的评价:“你最近几周的工作实在是太卓越了,你获得的情报对于我们的最高统帅做出决策极具价值,我们根据你的情报,适时地调整了预警和战备体系。”他的表扬,让“垃圾工”和哈里斯忍俊不禁,军情五处将这位昏庸的军官对于他们的“谬赞”写进了6月份提交给丘吉尔的报告。

登陆假象起作用

在诺曼底登陆之前,盟军方面做足了准备在加莱登陆的假象,甚至在诺曼底登陆实施十多天后,这种假象仍未消除。这个战略佯动实施得过于成功,以至于希特勒和他的高级将领们始终在提防即将在加莱地区登陆的大批盟军部队。在6月份剩下的日子里,“垃圾工”和军情五处麾下的另外一名双面间谍“布鲁图斯”不断向德国方面进行示警——大批从美国来的生力军潮水般地涌进英国,并且源源不断地集结于英国的东南部,显而易见,这支大军即将对英吉利海峡对面的加莱地区展开大规模攻势。在诺曼底登陆之后的四个星期之后,德国最高统帅部仍然让22个师的精锐部队按兵不动,他们准备用这支部队反击即将横渡海峡的“美国陆军第一集团军群”。事实上这支部队并不存在。7月3日,英国情报部门将6月份的情报汇总提交给丘吉尔,报告中断言:

“显而易见,德国有可能将部分部队从加莱方面抽调到诺曼底方面,可是考虑到加莱对面的巨大威胁,即使这些部队被调动,他们只能停留在从加莱赶往诺曼底的路上,并且他们要做好准备,因为他们随时可能被召回加莱。因此,这些部队别想离开加莱半步。”

丘吉尔被告知,柏林方面为了表彰“垃圾工”的出色工作颁给了他一枚铁十字勋章(第二个等级的);德国人还在电台中将他作为谍报人员的典范大肆宣扬,德国情报机关为他们拥有这样出色的双面间谍而得意洋洋。一位德国情报人员给“垃圾工”写来了这样的一封信:“……作为一名情报工作的负责人,我想对你说,我想对你的同僚们说,你们的工作堪称完美,我恳请你们在这个伟大而关键的时刻,继续和我们一起为了欧洲的未来奋斗。你的朋友!”

英国情报部门提交给丘吉尔的6月份情报工作总结中还提到了德国情报机关对于军情五处下属的双面间谍塔特的嘉奖令,因为塔特传递出了一份无以伦比的重大情报,嘉奖令如是写道:“你获得的关于敌方在英国东南部大规模集结和调动部队的情报(特别是标明了那些即将参与攻击欧洲大陆行动的部队)无比重要。这一情报几乎可以决定战争的结果。”在诺曼底登陆一个月后,艾森豪威尔宣称:“我们成功地在英国东南部制造出了一支强大的‘影子部队’,并长时间地使得德国人相信,这是一支足以威胁加莱地区的强大军团。我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这一战略佯动的重要性,我们的确为制造这一战争假象投入了很多财力,而且我们一直小心翼翼地使德国人相信这是真的,在今后的战争中,我们还会实行战略佯动。”艾森豪威尔将军的话语间接表扬了为英国军情五处服务的双面间谍,他们不断发出假情报,使得德国统帅部一直蒙在鼓里。直到七月底的最后一个星期,德军西线最高指挥官格尔德·冯·龙德斯泰德仍然断言:“蒙哥马利有可能在诺曼底滩头阵地的南部部署更多的地面部队。如果他越早采用这样的军事行动,说明留驻在英国的大批盟军部队开辟新登陆点可能性越大。”

“垃圾工”获得“大英帝国勋章”

从1944年2月开始,英国军情五处在向丘吉尔首相呈递情报的同时,也开始向英国外交大臣艾登呈递,1943年12月丘吉尔给予了他管理军情五处的权限。1944年6月26日,1941年成为军情五处主管的皮特里在写给艾登的信中说,他或许强调的困难要比别的人多很多,但是现在他必须肯定他的同事们的杰出工作:

“军情五处在战争中变得越来越重要,不过面临的困难也越来越多……在诺曼底登陆之前,甚至在诺曼底登陆之后,在近期的几次行动中,德国情报机关的报告一直弥漫着一种消极的情绪,当然他们并没有完全地灰心丧气,可是他们缺乏对自己的情报人员的信心,而在过去他们往往会在报告中写道——我们的工作决定着战争的成败,诸如此类的话。而现在,他们是那么的可怜。”

艾登7月7日给军情五处进行了回复:“因为你们的出色工作,你们理应享受荣耀。”艾登对军情五处在代号为“坚毅”的关于“美国陆军第一集团军群”的战略欺骗行动中的卓越贡献表示高度赞赏,他向军情五处表示祝贺,其为表示感谢的心情用词之恳切,在军情五处建立以来的历史上前所未见,洗刷了军情五处在二战开始时受到批评的耻辱,因为外界当时并不理解,情报工作的开展需要一个酝酿和实施的过程。在8月21日,负责诺曼底登陆行动中盟军火力支援登陆舰管理事务的贝文上校写道:“我诚挚地认为,我们部队所取得的辉煌战绩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军情五处出色的情报工作。”

军情五处在8月份给丘吉尔首相的情报汇总中有一张德国地图,这张地图把意大利也包括进去,他们在地图上详尽地标出了英国地面部队所处的位置,这是一张精确的地图,因为他们除了自己掌握的情报外,而且有大量的在敌方工作的双面间谍的情报以及无线电监听和密码破译所取得的情报作为印证。军情五处还在报告中自信满满地用即将凯旋的口吻强调:“希特勒和他的将军们之间的谈话……显示‘美国陆军第一集团军群’对于加莱地区的威胁,导致隆美尔迟疑不决,他始终不敢动用自己手中的最精锐的装甲部队。‘美国陆军第一集团军群’对他造成的影响,使得盟军有充足时间建立滩头阵地,并扩大登陆场,并有充足的力量反击隆美尔的反击。”丘吉尔在这段文字的旁边批示——“让我们拭目以待”,并就整个报告给出了“棒极了”的评价。

“垃圾工”继续发威

1944年末,因为非凡的工作业绩,“垃圾工”在获得德国情报部门嘉奖的“铁十字勋章”之后,又成为了第一名获得“大英帝国勋章”的英国情报人员。考虑到他作为一名双面间谍觐见英国女王陛下可能不太合适,皮特里为他安排了一个小范围的庆祝会,托马斯·哈里斯以及军情五处的部分高级官员对他表示了祝贺。皮特里在授勋仪式上做了一个精彩而简短的讲话。参加这次秘密聚会的里德尔记述道:“当甘蓝端上我们的午饭餐桌的时候,‘垃圾工’正忙着嚼面包,皮特里站起来表示了祝贺,‘垃圾工’激动得来不及把面包咽下去,他在自己的嘴里塞满了面包的时候,就开始答谢,他的英文还不赖。我想当时他高兴坏了。”

在诺曼底登陆结束的那个星期,军情五处仍然在使用双面间谍对德国军方进行迷惑活动。军情五处认为,对盟军方面最大的威胁是德军的V型飞弹,当时德国人主要用它来袭击伦敦。6月13日,在诺曼底登陆开始一周后,首枚V1型飞弹空袭伦敦。当时已经住到了伦敦的“垃圾工”深为自责,他没有对这次袭击活动进行及时预警。因为这个原因,德国情报机关对他表示了歉意,所以他在回电中说道,V1飞弹真是“了不起的武器,德国人的天才创造”。在6月18日,星期天,一枚V1型飞弹落在了惠灵顿兵营的小礼拜堂,当时官兵们正在上早课,121名官兵阵亡。爆炸声在军情五处位于圣詹姆斯大街的办公室里也能听得清清楚楚。自从德国开始用V型飞弹袭击英国之后,“垃圾工”每次都能适时地做出预警,而且他每次都要强调,英国政府需要及时地向公众进行示警,以缓解公众对于飞弹的恐惧心理,不要让“绝望”情绪在英国公众中弥漫。尽管有大量的V1飞弹在飞行过程中坠毁或是在他们达到指定目标上空被英国防空火力击落,仍然有2419枚飞弹成功击中了伦敦市区,大约有30枚击中了南安普顿和普斯茅茨,有一枚击中了曼彻斯特,造成6184人死亡,17981人受伤。

在6月间,“垃圾工”报告说,大约有17%到达英国本土的V1飞弹击中大伦敦地区;事实上这个实际数字应该是在27%以上。因为英国当局判断V1飞弹主要集中于攻击伦敦中心区,特别是集中于查林十字街,英国国土防卫部勘测了飞弹在北达利奇火车站附近的着弹点,发现防空火力有效地降低了飞弹造成的灾难。尽管只有伦敦中心区的着弹点数据,英国空军和国土防卫部队还是想方设法降低德国飞弹造成的伤害,他们通过军情五处麾下的双面间谍,向德国方面发送飞弹袭击效果偏低的报告,以使得他们重新评估飞弹的攻击效果,使得他们减少飞弹的攻击次数,让德国军方对飞弹的所谓先进性丧失信心。6月29日,“垃圾工”向德国情报机关发送了“飞弹经常打偏,很多飞弹没有打到伦敦中心区的预定目标,而是打到了伦敦北部和西部地区”的情报。

军情五处指令“垃圾工”继续向德国情报机关发送飞弹袭击效果偏低的虚假情报,这对于军情五处的双面间谍们来说带来了巨大的危险,因为他们可能因此受到德国情报机关的怀疑。英国军情五处给“垃圾工”炮制了一份关于V1飞弹袭击效果的报告。为了增加可信度,7月5日,“垃圾工”的情报小组向德国情报机关发送了第二份密电,向德国情报机关报告,“垃圾工”失踪了,两天后一份更加紧急的报告“垃圾工”被捕的密电又被拍发给德国情报机关。这让德国情报机关惊慌失措,不过在7月10日,“垃圾工”的副手向他们报告,“垃圾工”获释了。7月14日,“垃圾工”向马德里的德国情报机关报告了他被捕的经过。他到贝斯纳尔·格林大街去调查飞弹的攻击效果,被警察拦住了,并且因为试图销毁调查笔记而被拘留。不过,他很快获释,一个英国情报部门的朋友帮了忙,他还对英国警方的“无理拘留”行为表示了抗议。“垃圾工”还向德国情报机关拍发了英国警方给他的道歉信。经过一系列的证明自己忠诚的举动,原本因为“垃圾工”被捕处于恐慌之中、担心整个情报系统会因他的被捕而土崩瓦解的德国情报机关,喜出望外。他们对“垃圾工”在此次时刻提交的飞弹效果评估情报深信不疑,德国方面因此决定“停止一切改进这个新武器的研究工作”。“垃圾工”还被告知,在“垃圾工”的情报系统发来新的相关情报之前,将有一个飞弹攻击的“平静期”,在这个时期内,德国情报机关请“垃圾工”暂时处于潜伏状态,不能暴露。恰在此时,德国情报机关收到了双面间谍“布鲁图斯”内容类似的评估报告,“布鲁图斯”在德国情报机关眼中是仅次于“垃圾工”的超级特工。德国情报机关也向“布鲁图斯”发出了类似的指令,让“布鲁图斯”也暂时不要有任何行动。为了勉慰“垃圾工”“深入虎口”的壮举,7月29日他的顶头上司通知他,他将被秘密召回柏林,希特勒对他“超乎常人的英雄行为”“非常高兴和满意”,决定亲自给他颁发“铁十字勋章”。哈里斯接受了这份密电,并将它转给了“垃圾工”,两人哈哈大笑,不过“垃圾工”还是“怀着极其兴奋的心情”向德国情报机关表示了感谢:“这真让我无地自容,我整个人都被光荣的感觉压倒了,我无法用语言来表达我此时的激动以及对元首的崇高敬意。”

“泽格扎格”的凯旋

除了“垃圾工”和“布鲁图斯”在用障眼法外,其他的双面间谍也在不断发送同样的报告,“珍宝”、“塔特”、“泽格扎格”都有类似的报告传送给德国的情报部门。不过,由于“珍宝”闹意见的行为,军情五处开始怀疑她的忠诚。于是“珍宝”的双面间谍生涯很快终结了,德国情报机关最终决定“泽格扎格”前往英国,他的一项任务是报告飞弹的着弹点和损伤情况。在6月份的最后一个星期中,军情五处向丘吉尔报告了这一“令人兴奋的决定”,英国方面随即将“泽格扎格”赴英国“潜伏”之旅,看成了他的凯旋之旅。在德国情报机关充当了15个月的双面间谍的“泽格扎格”被德国方面用“容克”88型飞机将他空降到剑桥。军情五处对此有如下记述:

“因为他‘出色’地对哈特菲尔德的工事进行了破坏(我们安排好的)以及其他出色的工作,他从德国方面获得了超过10万马克的奖赏。当时德国情报机关已经批准他赴挪威度假,表面上,他一直在享受游艇和其他的娱乐项目,事实上,我们成功地对他进行培训,让他通过了各种各样的心理上的测试和其他的测试,我们给他安排的一切使得德国人彻底地相信他。”

归来的“泽格扎格”带回了不是情报的却很重要的信息,他将柏林描述成“庞培古城的翻版”,德国人整体士气低落。他有三次机会回到柏林,但是却没有机会刺杀越加疯狂的希特勒。在“泽格扎格”回到英国的第一个月里,他发给德国情报机关的绝大多数电文是在抱怨情报传输的问题,剩下的是一些关于飞弹发射次数和着弹点的报告。军情五处让他伪造了数据。军情五处专门给他准备了一个幌子,7月25日伦敦的晚报刊登了多幅照片,显示的是V1飞弹被击落在地的场景。这为“泽格扎格”尽可能少地向德国情报机关提交飞弹破坏情况的报告创造了借口。“泽格扎格”告诉德国情报机关,他正在集中精力,想方设法地弄到英国方面用于拦截飞弹的秘密武器的样本。这是顺理成章的,因为这也是德国情报机关交给他的任务之一。

在德国发动飞弹攻势两个月后,英国内阁正在犹豫是不是要搞一次大规模的欺骗行动误导德国军方,使他们相信他们的飞弹攻击密度太大,而且飞弹总是不受控制击中大伦敦区南部的目标。尽管伤亡和财产损坏的总数被降低了(通过某些人在公共舆论中的争论不休让德国人获得了情报),可是军情五处在最有价值的参考数据——伦敦居民的伤亡上面做起了文章。这次欺骗行动最主要的目的就是阻止德军扩大攻击范围,次要目的是使他们将飞弹用于集中攻击伦敦南部城区。这样可以降低其他地区遭受攻击的几率,降低损失。在8月中旬,英国内阁通过了一个让德国人“提高攻击的精确度……攻击伦敦的东南部地区”的计划。双面间谍们很好地将这一信息传递给了德国军方。

德国人为了缓解诺曼底登陆而实施的以“围魏救赵”、打击盟军后方基地的大规模V1飞弹攻势只持续了两个星期。8月18日,德国人开始关闭他们设立于法国北部的飞弹基地,因为盟军进攻的锋芒太盛,他们要赶在盟军大部队到来之前逃之夭夭。最后一波的V1飞弹攻势发生在8月30~31日夜间,有9枚V1飞弹击中了伦敦中央区。

评价

在整个诺曼底登陆行动过程中,英国军情五处配合盟军总部的大局,很出色地利用麾下的双面间谍塑造了拥有百万兵力的“美国第一集团军群”陈兵于法国加莱港对岸,准备从加莱地区实施大规模登陆的假象。这种战略欺骗非常成功,使得德国统帅部始终将注意的焦点放在了加莱地区,并且将主要的反击兵力布置于加莱一线。

在诺曼底登陆行动开始后,英国军情五处仍然利用其麾下的双面间谍,提供了虚实结合的情报,导致德国方面犹豫不决,为诺曼底地区的抢滩登陆赢得了时间,并促使德军西线指挥官隆美尔不敢动用精锐的装甲部队,极大地降低了德军部队的快速反击能力。即使到盟军已经有效地开辟了诺曼底地区的登陆场之后,德国方面慑于虚拟的“美国陆军第一集团军群”的强大战力,仍然不敢动用机动部队。

面对不可逆转的诺曼底登陆战役的失败,德国方面乞灵于其最新开发的V型飞弹,利用其远程打击能力攻击盟军的大后方英国本土和指挥中枢伦敦,企图采用围魏救赵、打击地方后勤补给线的战略战术缓解欧洲大陆西线的军事压力。英国军情五处利用其麾下的双面特工,有效地伪造了V型飞弹的攻击效果,促使德国军方停止了V1飞弹的改进研发。随着战争形势的发展,德军关闭了位于法国北部的V1飞弹基地。这不仅仅是因为受到了盟国地面部队的压力,也与军情五处麾下的双面特工的虚假情报有关。

诺曼底登陆战役的成功,与英国军情五处麾下的双面间谍的卓越贡献,密不可分。

  评论这张
 
阅读(1309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