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季我努的博客

季我努学社官方博客,讴歌中华民族脊梁,揭露日本战争罪行,为国内的二战史研究积累史

 
 
 

日志

 
 
关于我

季我努学社官方博客

季我努学社整理、出版中国近代史料,尤其是抗战史料,已经出版书籍六部,其中的《辛亥革命》获得国家十二五重点图书。成员以新闻出版、学界朋友为主。主办传播近代史知识的季我努沙龙。2014年学社将翻译出版包括缅泰死亡铁路、地狱航船、樟宜战俘营、日本大规模征用白人战俘充当奴隶劳工的日本远东战争罪行丛书,该丛书再度斩获国家十二五重点图书的荣誉。欢迎博友提供抗战史料,学社非常愿意帮助研究中国近现代史尤其是抗战史的朋友出版著作。如需要,请联系2601357629@qq.com。 微信公众号:jiwonu

网易考拉推荐

“老将”在,哪有九一八:张作霖玩弄日本人于股掌之间   

2013-07-25 13:01: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作霖是利用日本人的大行家。我之所以称他为枭雄,很大的原因是他对付日本人有一套。他利用日本人,却只是在他能够接受的时候被日本人利用。狡诈的张作霖经常给日本人画个饼,事后却不兑现承诺,哪怕是签了协议也拒不履行。

举两个例子。

一直受到日本人支持的东北的封疆大吏张作霖,在北洋政府与日本签订二十一条之后,多次秘密向北洋政府献计献策,让二十一条在东北变得有名无实。二十一条当中规定,日本人在中国土地上有商租权,张作霖在东北表面不反对日本人租土地,但是,他秘密下令,命令下到东北各县县知事的手中,不准中国人,不管他是何种身份,不管他是世俗之人,还是出家之人,都不准把土地租给日本人,违者严惩。小日本利用袁世凯迫切称帝的情绪,得到了中国的很多利权,可是这么一条重要的利权,在张作霖治下的东北,却成了一条空文,在张作霖的铁腕打击下,小日本哪怕是小日本的属民朝鲜人都很少能租到土地,更别谈是买卖了。张作霖在商租权的问题上,一直没有松手。

还有一件事情,张作霖也把小日本弄得哭笑不得。1925年12月,张作霖麾下的新军首领郭松龄打着拥护“小张”、打倒“老张”的旗号反奉。郭松龄手下的军队是奉系的精锐,战斗力强,老奉系军队打不过,张作霖在东北的统治岌岌可危。日本人乘火打劫,逼迫张作霖签订了条约,要求张作霖承认二十一条当中有关东北的五条,小日本想一揽子解决所谓“满蒙悬案”。日本人明确要求:“(1)日本臣民在东三省和东部内蒙古,均享有商租权,即与当地居民一样有居住和经营工商业权利;(2)间岛地区行政权的移让;(3)吉敦铁路的延长,并与图们江以东的朝鲜铁路接轨和联运;(4)洮昌道所属各线均准许日本开设领事馆;(5)以上四项的详细实施办法,另由日中外交机关共同协商决定”。[1] 张作霖在求生本能的驱使下,与日本人签了条约。小日本给郭松龄制造障碍,给张作霖紧急“输液”,张作霖总算将郭松龄兵变镇压了下去。日本侵略头子们很高兴,估摸着,张大帅怎么着也要知恩图报,履行协议,毕竟白纸黑字。

可老张偏不,老张打完了仗,把自己存在日本横滨正金银行和朝鲜银行里的五百万日元的私款全都取了出来,亲自跑到日本关东厅和关东军总部所在地大连、旅顺,会见了日本在中国东北的侵略头目——日本关东厅长官儿玉、关东军司令官白川义则和“满铁”社长松冈洋右,把巨额的款项送给这些人。他只字不提履行协议的事情,却极力强调郭松龄是赤化分子,郭松龄反奉实际上是帮助苏联抢夺东北的地盘,他的意思很明白——我和你们日本人是站在一边的,你们帮我,实际上也是在帮你们自己,所以你们还跟我要什么好处。事实并不是这样的,郭松龄虽然靠近冯玉祥,冯玉祥当时是受到苏联影响的红色军阀,可是郭松龄并不是亲苏的,这一点从郭松龄1925年11月30日发表的政见通电中可以看出来,他明确提出因为东北“赤化勃兴,苍生战栗,人抱燎原之惧,家怀襄陵之忧”,他才举兵讨伐祸首张作霖,从字面上分析,他是反对“赤化”的。郭松龄在新民发表的《告奉天父老书》中,也明确提出,要“节制资本,以消除赤化隐患”。张作霖的用意就在于降低日本人帮助他保住自己地盘的重要性,将日本由外援,变成盟友,降低日本援助的重要性,以此为不履行战争密约做铺垫。[2]

日本侵略头目们,见到这样一笔大钱,头脑发晕,两眼发直,简直可以用“垂涎三尺”来形容。当时,日元很值钱,基本上跟美元差不多吧。老张笑嘻嘻地跟各位“哥们”们说,这钱是给哥们的辛苦费,郭松龄打我时,关东厅和关东军以及日本军部和内阁的朋友们没有少帮忙,这些钱请兄弟们请收下,千万不要客气。俺老张可不是对不起朋友们的人。日本侵略头子们客套了一下,一个个都收下了,还有人拍着胸脯保证,老张兄弟让他转交东京方面的朋友的钱,他一分也不会咪了。老张挨个送礼,快去快回。侵略头子们把大钱揣进腰包,一个个和老张喝得满脸通红,好几个“老张的兄弟”都趴到桌肚子里去了。

趁着这帮家伙就还没有醒,老张带着跟班火速离开。回到奉天,张作霖对其左右说了他贿赂日本高官的用意:“日本人这次帮我……应该有个报答,我张作霖受日本人的好处,只有拿出自己的财物来报答他,我将日本银行的存款,全数赠送,表示我的全心全力,日本人如果另有要求,只要是张作霖个人所有,我绝不吝啬,但国家的权利,中国人共有的财产,我不敢随便慷他人之慨。我是东北的当家人,我得替中国人保护这份财产,不负他们的托!”[3]张作霖还对他的心腹说:“本人没安好下水(心肠),全是骗人。”关于商租权,他原以为“让日本人在那里租一点土地做买卖那有什么关系!他妈的,谁想到那就是杂居权!”关于间岛问题,他说:“吉林省延吉县一带居民都是朝鲜人,土匪很多……让日本人在珲春、和龙及汪清各县,派驻些警察、宪兵,还可以帮助我们维护地方治安呢,所以就答应了,哪知道,这就是把咱们的地方行政权让给他们了!”[4]总而言之,他决不会承认密约。

日本侵略头子们酒醒了以后,还在念着“老张兄弟”的好,纷纷称赞,没有看错人。他们派出特使,来见张作霖,要求张作霖履行原来的约定。张作霖摒退左右,把门关好,对特使说,我不是已经表示过感谢了吗?特使也没有从张作霖那里少拿钱,一听头皮发麻,也不好多说什么,满面羞惭地走了。回到旅顺,把事情一讲,“老张的兄弟”们酒全醒了,纷纷骂老张不是东西,是一个不守信义的小人,可是手舞足蹈之后,手自然下垂到腰间的时候,腰间鼓鼓囊囊的日元又再次刺痛了他们的心。他们在心里面又问候了张作霖的祖宗和女性亲属无数次,可是也不能把张作霖怎么样。东京和大连、旅顺的各式头目们都拿了张作霖的钱,真想逼着老张走台面上的履行协约那一套,又怕老张把事情抖出来,官位不保,声誉扫地。大日本帝国的利益虽然重要,可是毕竟是国家的,自己的身家性命、老婆孩子才是自己的。有什么办法呢?只好重头再来。

张作霖从当东北的地方官开始,到执掌北洋政府中央政权为止,一直用软和硬的两手、明与暗的两手对付日本人。他娴熟地走着搭建在日俄之间的危险的钢丝,把东北这块日俄两大列强都看作是“嘴跟前的肥肉”经营得让两大列强,特别是日本人更加垂涎欲滴。他走钢丝,不是像清政府无能地宣布“局外中立”,任由日俄在自己的国土上大打出手。他走钢丝,走得比较艺术,东北在日俄不断碰撞的夹缝中发展得越来越壮大,小日本看到东北的丰饶,想尽办法地想尽快将其一口吞下,却发现张作霖以及张作霖的奉系军队,像一块卡他们嗓子里的棱角分明的骨头,让他们没办法吞下去。日本人是想吞不敢吞,吞不下,毕竟还有国际社会的干涉,想吐又舍不得。日本人要经常面对他的“赖账”态度,很多日本侵略者对土匪出身的张作霖毫无办法,张作霖用他的“赖账”手段,保全了很多国家和东北的权益,正因为他不是日本人的傀儡,不听日本人的话,所以日本人才会用恐怖主义手段来对付他,对他实行肉体消灭政策。


[1]王海晨,从“满蒙交涉”看张作霖对日谋略,史学月刊,2004年第8期,第40-41页。

[2]张氏帅府博物馆编,《走近大帅府 走近张作霖》辽宁教育出版社,2009年9月第一版,第314-315页。

[3]张氏帅府博物馆编,《走近大帅府 走近张作霖》辽宁教育出版社,2009年9月第一版,第314-315页。

[4]王海晨,从“满蒙交涉”看张作霖对日谋略,史学月刊,2004年第8期,第40-41页。

(节选自康狄《最后的北洋三雄》,世界知识出版社,2012年版)

  评论这张
 
阅读(15541)|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