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季我努的博客

季我努学社官方博客,讴歌中华民族脊梁,揭露日本战争罪行,为国内的二战史研究积累史

 
 
 

日志

 
 
关于我

季我努学社官方博客

季我努学社整理、出版中国近代史料,尤其是抗战史料,已经出版书籍六部,其中的《辛亥革命》获得国家十二五重点图书。成员以新闻出版、学界朋友为主。主办传播近代史知识的季我努沙龙。2014年学社将翻译出版包括缅泰死亡铁路、地狱航船、樟宜战俘营、日本大规模征用白人战俘充当奴隶劳工的日本远东战争罪行丛书,该丛书再度斩获国家十二五重点图书的荣誉。欢迎博友提供抗战史料,学社非常愿意帮助研究中国近现代史尤其是抗战史的朋友出版著作。如需要,请联系2601357629@qq.com。 微信公众号:jiwonu

网易考拉推荐

军报女记者南沙行之四:守好我们的中国地 永暑礁见闻   

2013-09-29 14:2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季我努学社理事   中国国防报编辑罗丁紫

 离开渚碧礁继续向前航行一段时间,便到达“万里海疆巡礼”的倒数第二站:永暑礁。我们乘坐的拖船还未靠近永暑礁,便听到礁上传来的欢迎声。军舰到达码头时,守礁战士们已列队站好,甚是庄严。

       南沙家国梦

    永暑礁其实是一个东北西南走向的水下礁盘,长约26公里,宽约7.5公里,涨潮时露出水面的最大一块礁石只有一个桌面那么大。

    都说万丈高楼平地起,南沙的营房则是在礁石上盖起来的。礁石为海水所覆盖,礁盘上的水比较浅。施工部队便将礁石炸开,将碎礁石从水下挖出,再将从1000多千米外的大陆运来的、重达几百吨的沉箱放上去。所有这些都是在茫茫大海上进行,施工时还不时有风浪来袭。

    浇筑混凝土时,由于当时没有搅拌机,施工部队就用人工搅拌水泥。海上施工要掌握潮汐规律。施工官兵白天扎钢筋、制木模,晚上退潮后则背水泥、推斗车,一直干到天亮。南沙的天气酷热难耐,50量程的温度计拿出来一挂就爆,解放鞋的胶底踩在滚烫的珊瑚礁上,一下子就变了形,被晒脱皮则是家常便饭。就是在这样混着血与汗以及风吹浪打的艰辛中,包括永暑礁在内的南沙岛礁有了今天这番模样。

军报女记者南沙行之四:守好我们的中国地 永暑礁见闻 - 季我努 - 季我努的博客
罗丁紫南沙采访路线
     记者站在前辈们铺就的平整的水泥地面上,发现这里随处可见宣示中国领海主权的标记。一上礁就可以看到写有“永暑礁”三个大字的石碑,石碑左侧临海围墙旁还有一块小石碑,上面写着“南沙是我国土,神圣不容侵犯”。

    岛礁上除了营房,还建有菜园。永暑礁上的室内菜园非常有名,里面种有茄子、西红柿、香瓜等蔬菜瓜果,有着其他礁堡上所没有的绿色生机。礁上的司务长黄胜发对记者说,这些蔬菜瓜果可以满足官兵的不少需求。跟着黄胜发在菜园里转了一圈后,黄胜发谈到家书引发了记者的兴趣。

    当兵15年,守礁17次,黄胜发写了5000多封家书。20016月,黄胜发给当时还不是自己妻子的姜宁华写信。因为守礁的缘故,信写好后不能及时寄出。即便如此,黄胜发还是把每封信用信封装好,一次就投出100多封。

    “现在还写信吗?”记者问,“写啊”,黄胜发说:“只是现在我把信都统一写在一个本子上,拿回去让她一起看。”黄胜发给记者看了他最近写的家书。那是很大很厚的一个本子,从今年226日开始写,不到半年的时间就快被写满了。本子的扉页写着:写给我最心爱的妻子姜宁华——祝宁华永远享受最美的幸福!

    他在家信里写道:“昨日岳父的60大寿,你们全都参加了,只缺我一个。忠孝难两全,选择南沙,就等于选择了为国家随时战斗和奉献。”他也会写:“我爱你,我爱南沙,因为有南沙这个大家,我们的小家才会幸福。”

    那些字迹非常工整,几乎没有涂改的痕迹,可以看出黄胜发在写信时该有多么专注。几千个日日夜夜里,写信已经成为黄胜发的一种习惯,家国情怀充溢在100多万字书信的字里行间。

  黄胜发从未让自己的妻子来过永暑礁,他只是对妻子讲,这个地方很美、很安全。但他却对记者说:“我们在这里谁都不怕,已将生死置之度外。”

    郭广立2000年第一次守礁时,就是在永暑礁。他说:“南沙军人就是来守南沙、守这片海、这个家的,这里是我们的中国地,能够守卫它,无比荣耀!我们就是要守好它!”

     南沙官兵的家国情怀中从来都只有铮铮铁骨,没有怅然。

  “守好我们的中国地!”这是多么荣耀而豪迈的字眼!两年前,央视一套热播剧《中国地》讲述了“九·一八”事变后,一个叫赵老噶的农民,在他所处仅有“八公里”的小山村团结广大群众浴血奋战,后来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与来犯的日本鬼子斗智斗勇,坚守家园14年而未让日军占领的抗日传奇故事。而恰恰是这14年的坚守,“八公里”中国地上挥之不去的中国红,长了全中国人的志气,使中国精神永存,在那个年代彰显出伟大的民族精神。时至今日,中国地上的中国精神已成为支撑中华复兴、实现“中国梦”的精神动力。

    入夜,“抚仙湖”号军舰夜泊永暑礁。从军舰的甲板望去,不远处的永暑礁灯火通明。一名刚从永暑礁上换防下来的水兵在箱子上坐着,说自己正在“看海”。此时,栏杆外的大海漆黑一片,只是会不时泛起一些白浪。记者想,南海这片“中国地”在他心中定有别样的魅力。

     

祖国有一个美丽的海洋花园

    到达“万里海疆巡礼”的最后一站华阳礁是凌晨2点,记者在凌晨3点半起床,以便能够赶上小艇。这天的海水出奇的平静,南中国海的星空熠熠生辉,不时有流星划过。接近华阳礁时,礁上射出的灯光弥漫在星空和海面,将我们温柔地包围。

    礁上的战士李彬说,凌晨2点他们一看到母舰,就起来准备迎接我们了。这位累计守礁快5年的老兵因为守礁,没看到过妻子大肚子时的样子。第一次见儿子,儿子已经1个月大了,第二次见儿子,儿子已经1岁了。他希望记者多多宣传,好让国人知道,祖国还有一个这样美丽的后花园。

    和李彬聊完,记者爬上华阳礁的岗楼,华阳礁的副礁长正在那里站岗。过了一会儿,东方天际渐渐亮了起来,在不远处还是有些发暗的海水中,一个黑影静静立在那里。“那是什么?”记者问。“我们的主权碑。”副礁长答。

  天越来越亮,云的色彩也丰富起来,海水被染成了一道红色,直至亮眼的太阳“唰”地跃出海面,水中的主权碑也变得更为清晰。20多年前,曾有6位南沙战士于主权碑旁,风雨中与外国士兵对峙,他们说:“我们一定会守住礁盘,就是死,也要死在主权碑旁!”

    守卫南沙的官兵们每天早上和晚上都会进行宣誓。记者曾让他们说一下宣誓词,不少人在小声说了一两句后便突然忘了词,对记者说:“这个词小声说还真说不出来,我给你喊一遍可以吗?”那声音异常嘹亮,充满忠诚与血性。

  日出日落时分,守礁官兵就会面朝祖国大陆的方向高声喊道:

    “我们是一支守卫南沙的英雄部队,我们的南沙精神是热爱祖国、无私奉献、英勇作战、艰苦创业、团结协作。今朝立业南沙、千秋有功国家;

    我是一名光荣的南沙卫士!我宣誓:热爱南沙,报效国家;服从命令,听从指挥;努力工作,爱岗敬业;勤奋学习,提高素质;刻苦训练,争当尖兵;严格要求,遵纪守法。”

    这份誓词与守卫华阳礁的6位勇士喊出的话有着一脉相承的英雄气概。所以,如果你在读这段话,就请用尽气力大声地喊出,或许可以离南沙守礁官兵的精神世界更近些。

  站在华阳礁,沐浴着朝阳,心静如水。向远方眺望,除了大海与主权碑,什么也看不见。生活的悲欢离合远在海平面之外,而守卫是一种英雄的姿态。

 

采访后记

浪漫南沙,一片战斗的水域

在赴南沙采访前,记者对于南沙这片海域以及守卫它的部队有着很多充满感性的想象。而在奔赴南沙的实地采访中,南沙也确实满足了记者对于大海的所有浪漫期待。比如,某天晚上撩开船舱的窗帘,一副海上升明月的实景图就挂在窗外;某个天气晴好的时刻,三四只海豚跃出闪光的海面;在夜晚的甲板上吹风,头顶洒满宝石般的繁星;夕阳西下的火烧云渲染得就像电影里那么美……

    但随着采访的深入,在这些浪漫的美景之外,记者也意识到,这里就是战场。各个礁盘的值班记录本上不时会有外国船只出现的记录。南沙守备部队司令员熊云大校说:“天上有飞机、海里有舰船、水下有蛙人,南沙守礁官兵面临来自外国陆海空三方面的威胁。”熊云说,他从上礁第一天起,枪里便压满子弹。在他看来,驻南沙部队就是一支蓄势待发的利剑,随时可以出鞘。

    出征大会上,即将奔赴南沙的官兵们大声宣誓:“人在礁在国旗在,誓与岛礁共存亡。”很多守礁官兵对记者说,那种感觉就像是奔赴前线,是最让他们热血沸腾的时刻。因此,南沙不仅有浪漫之美,这还是一片战斗的水域。尽管危险,战斗在这里的人却淡定而乐观。你也许很难从他们那里听到什么惊天动地的故事。因为所有的危险、苦累都会化作他们平静的回答:还行。习惯了!

有一天天色已暗,在从礁上返回母舰的途中,突然看到空旷的海面上出现很多渔船,船上都插着中国国旗。大家见后异常开心,对着渔船大声喊:你好。他们也向我们问好。《岳阳楼记》中“渔歌互答,此乐何极”,应该是人们在水里相遇时才会有的欢快,只是此刻还混合着一种特别熟悉的祖国的味道,让人觉得特别踏实。这就是我们的中国海,我们的中国地!

    在华阳礁那片静谧的海中,记者无意识地哼起了《长城谣》。此歌写于1937年,原是电影《万里关山》的配乐,淞沪战役爆发后电影没有拍成,歌却传唱开来。“大家拼命保故乡,哪怕敌人逞豪强。四万万同胞心一样,新的长城万里长。”南沙卫士们所坚守的,就是我们新时期的南海长城。这种同仇敌忾的意志和保卫国家的决心,在任何时候都是一样的。

     就要离开南沙了,刚刚熟悉它,爱上它,便得离开,世间的遗憾莫过于此。

     而对于记者一路上所搭乘的“抚仙湖”号军舰,总有一天,记者会到那个湖,去看看那一汪清水。

 

图片说明:本报记者“万里海疆巡礼”采访路线示意图。地图资料来自国家海洋局海洋发展战略研究所绘制的《全国海洋功能区划概要》截图。

 

(原载《中国国防报-军事特刊》20137238版)

 

  评论这张
 
阅读(313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