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季我努的博客

季我努学社官方博客,讴歌中华民族脊梁,揭露日本战争罪行,为国内的二战史研究积累史

 
 
 

日志

 
 
关于我

季我努学社官方博客

季我努学社整理、出版中国近代史料,尤其是抗战史料,已经出版书籍六部,其中的《辛亥革命》获得国家十二五重点图书。成员以新闻出版、学界朋友为主。主办传播近代史知识的季我努沙龙。2014年学社将翻译出版包括缅泰死亡铁路、地狱航船、樟宜战俘营、日本大规模征用白人战俘充当奴隶劳工的日本远东战争罪行丛书,该丛书再度斩获国家十二五重点图书的荣誉。欢迎博友提供抗战史料,学社非常愿意帮助研究中国近现代史尤其是抗战史的朋友出版著作。如需要,请联系2601357629@qq.com。 微信公众号:jiwonu

网易考拉推荐

张作霖拒绝日本的觉书   

2014-03-12 10:45: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康狄,节选自《最后的北洋三雄》,世界知识出版社出版

张作霖回奉天之前,曾经与日本人发生过激烈的冲突。5月17日的那次冲突特别激烈。当晚,日本驻华公使芳泽会见张作霖,威胁张作霖出让东北铁路修筑权,张作霖大为光火,拉下脸来,大发脾气,芳泽悻悻而走。据张作霖的亲信周大文描述,5月17日的情形是这样的:

5月17日晚上张作霖和梁士诒、李宣威等几位客人打麻将牌的时候,芳泽来访(是预先约定的)。梁、李等人要走,张作霖坚留他们说:“我与芳泽没有什么可谈的,不大工夫就能说完。”可是,他由纯一斋里间出来会见芳泽以后,过了很长一段时间还没有谈完。在里间屋的那几位客人等得有点不耐烦了。大家叫李宣威去听听他们说些什么,因为李宣威懂日语。李听了听,也没有听出什么来,只听到张作霖说:“我这个臭皮囊子不要了(‘臭皮囊’是张作霖常说的口头语),也不能做这件叫我子子孙孙抬不起头来的事情。”跟着,不待芳泽辞去,他就先离开了进入里间。当时留在里间的几位客人都很惊讶,不知道芳泽究竟提出了什么问题惹起这么一场严重的冲突。

事后据张作霖的承启官长赵锡福和当时在场的差官们透露,事情经过是这样的:那天晚上芳泽来见张作霖,向他提出签订中日合资修筑吉会铁路合同的无理要求。并且诱惑张作霖说,如果他答应这个要求,日本可以设法阻止北伐军过黄河。张作霖未为所动,正色回答说:“我们家中的事,不劳邻居费心,谢谢你们的好意。”芳泽说:“你们打得过北伐军吗?”张作霖说:“若打不过他们,我们可以退出关外。”芳泽说:“恐怕未必回得去吧。”张作霖说:“关外是我们的家,愿意回去就回去,有什么不行呢。”芳泽见张作霖不上套,就进一步采取威胁手段,从怀里掏出一张纸交给张作霖(可能就是日本政府关于满洲问题警告南北双方的觉书),接着又说:“张宗昌的兵在济南杀死了几十名日本侨民。”张作霖回答说他尚未收到报告。芳泽竟然用恫吓的口吻对他说:“张宗昌是你的部下,你对此事应负一切责任。”张听罢勃然大怒,由座位上站起,把手上的翡翠旱烟袋猛力向地下一摔,磕成两段,声色俱厉地冲芳泽说:“此事一无报告,二无调查,叫我负责,他妈拉巴子的,岂有此理!”说完之后,就扔下芳泽怒气冲冲地离开了客厅。三个多小时的会谈就这样收场了。

日本方面为了威逼张作霖,接二连三地使出毒辣手段。

5月21日,日本公使馆武官立作川警告张作霖,如果奉军败退出关,日军将解除其武装,扬言任何军队不得进入东三省。5月22日,日本关东军将司令部移驻奉天,日本第十三、十四师团一部开抵南满线一带。

针对日本人在觉书中提到的,任何军队影响满洲,日军将采取“应急行动”的狂言。张作霖指示外交部与25日发表书面声明,公开反对日本的警告,声明申说:“于战乱及于京、津地区,影响波及满洲地区时,日本将采取机宜措施一节,中国政府断难承认。东三省及京、津地方,均为中国领土,主权所在,不容漠视。”最后告诫日本说:“深盼日本政府鉴于济南不祥事件之发生,勿再有不合国际惯例之措置……”

日本人不断地通过军事和外交手段向张作霖施加压力。可是张作霖不买账。在张作霖发出“息争”通电,向北伐军发出“求和”信号的当天。芳泽再次要求会见张作霖,想逼迫他签订转让东北路权的条约。张作霖不想见他,让外事人员在客厅中接待芳泽,自己却在隔壁房间高叫:“日本人不够朋友,竟在人家危急的时候,掐脖子要好处,我张作霖最讨厌这种做法!我是东北人,东北是我的家乡,祖宗父母的坟墓所在地,我不能出卖东北,以免后代骂我张作霖是卖国贼。我什么也不怕,我这个臭皮囊早就不想要了!”芳泽只好走了。

鉴于与日本人矛盾激化,张作霖不得不故布疑阵,再三更改回奉日期。他怕日本人暗算他。转眼间到了6月份,6月1日,张作霖通电退出北京,回奉天。由于日本人控制南满铁路线,张作霖一开始决定坐汽车取道古北口回奉天,但是转念一想,公路要经过很多山岭地带,日本人容易埋伏。这时,张作相提出,他担保由北京至榆关一段的安全,吴俊升也提出,他担保由榆关至沈阳一段的安全,沿途他们会派军队沿铁路线严密设防,不致发生意外。最终他还是决定坐火车回奉天。

在他决定回奉天的前几天,奉天宪兵司令齐恩铭通过密电向他示警。日本守备队在南满铁路和京奉铁路交叉的老道口铁桥一带,放置步哨,不准行人通过。而且,6月3日午后,南满铁路来往火车全部停止。齐恩铭觉得非常蹊跷,提醒张作霖防备。张作霖未加理会,还给黑龙江督军吴俊升和奉天省长刘尚清发来电报,让他们斥责齐恩铭。他在电报中说,齐恩铭跟随他多年,他深知他“向来轻举妄动,好造谣言”。

齐恩铭是一片好意,可惜可能平时向张作霖喊了太多声“狼来了”,等“狼真的来了”的时候,张作霖却不信了。不过,齐恩铭这样多疑的性格倒是很适合干宪兵司令。张作霖也算是知人善任。可惜,张作霖这个时候忘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小心驶得万年船”的古训。

  评论这张
 
阅读(51065)|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