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季我努的博客

季我努学社官方博客,讴歌中华民族脊梁,揭露日本战争罪行,为国内的二战史研究积累史

 
 
 

日志

 
 
关于我

季我努学社官方博客

季我努学社整理、出版中国近代史料,尤其是抗战史料,已经出版书籍六部,其中的《辛亥革命》获得国家十二五重点图书。成员以新闻出版、学界朋友为主。主办传播近代史知识的季我努沙龙。2014年学社将翻译出版包括缅泰死亡铁路、地狱航船、樟宜战俘营、日本大规模征用白人战俘充当奴隶劳工的日本远东战争罪行丛书,该丛书再度斩获国家十二五重点图书的荣誉。欢迎博友提供抗战史料,学社非常愿意帮助研究中国近现代史尤其是抗战史的朋友出版著作。如需要,请联系2601357629@qq.com。 微信公众号:jiwonu

网易考拉推荐

靖国神社的合祀与参拜:旨在否定东京审判  

2014-03-18 12:11: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徐永志 
      近年来,日本为将合祀与参拜正当化,曾给出“人死成佛,死者的罪过不被追究”这一理由。但是,合祀与旧日本军方脱离不了干系,政要参拜,主要目的也是否定东京审判。因此,合祀与政要参拜,自始至终都是关乎历史观的政治问题,绝非所谓的“心灵问题”。
  担任了30年祭司的贺茂百树曾在《靖国神社志》中反复强调,靖国神社系明治天皇为“表彰忠节”而建,由天皇直接下令祭祀。设立靖国神社的初衷是祭祀为天皇牺牲的人,后来它又成为天皇制国体与日本国家宗教神道教的象征。
  1945年前,靖国神社扮演了普通人(士兵及军属)与神(天皇)之间的媒介角色——士兵为皇国牺牲,死后进入靖国神社成为神,与那些高级军官平等,且会得到现世神天皇的关怀。因此,二战中,进行自杀式冲锋的日本士兵高喊着“天皇万岁”。
  但许多人不清楚,公元十世纪后,天皇常常是政治实权人物及军国主义者建立中央集权国家的一个幌子,他们举着这个幌子号召人们“为天皇而死”,并利用靖国神社构建了“忠节”等价值观。
  “一言以蔽之,靖国神社将军事化国家的政治力量神格化了。”1943年,美国学者霍尔顿曾如此评论。
  霍尔顿的观点在战后初期一度成为美国处理靖国神社问题的重要依据,据说当时曾考虑将其烧毁。
  美军占领日本后,麦克阿瑟于1945年12月发布了政教分离令,为根除军国主义土壤,禁止日本政府再给予神道教支持,为避免招致日本民众反感,靖国神社并未被烧毁,但天皇派御使参拜及将战死者合祀等行为被禁止了,其中宣扬战功的游就馆被关闭了,靖国神社变成了普通宗教法人。
  然而,没过多久,情况就发生了变化。
合祀战犯,否定东京审判
  1951年,《旧金山和约》签订后仅1个月,靖国神社就举行了战后第一次例大祭,日本首相吉田茂前往参拜,还有议员要求尽快将战死者合祀。
  1952年,法务省取消了“将战犯视为日本国内普通罪犯”的法律解释,恢复了战犯的公民权。1953年,日本修改法律,将被处死或死于狱中的甲级战犯定义为“法务死”,实际上等同于“因公死亡”。这也成了安倍晋三在国会声称“战犯不是罪犯”的“法律依据”。
  1954年,厚生省在内部文件中称,“将战犯进入靖国神社合祀作为最终目标。”
  1959年,普通战死者已基本被合祀。厚生省与靖国神社选择先从不易引人注目的乙、丙级战犯做起,开始了近20年的合祀过程。至1967年,已有984名乙、丙级战犯分4次被合祀。
  1966年,12名甲级战犯的“祭神名票”(厚生省制作的预定合祀者名单)被送交靖国神社。1978年,合祀甲级战犯成了事实。
  决定迈出这一步的靖国神社祭司松平永芳曾是日本旧海军少校。他曾在《正论》杂志撰文称:“我担任祭司前一贯认为,不否定‘错误全在日本方面’的东京审判历史观,就无法实现日本的精神复兴。”
  近年来,日本为将合祀与参拜正当化,曾给出“人死成佛,死者的罪过不被追究”这一理由。但是,合祀与旧日本军方脱离不了干系,政要参拜,主要目的也是否定东京审判。因此,合祀与政要参拜,自始至终都是关乎历史观的政治问题,绝非所谓的“心灵问题”。

参拜导致日本舆论分裂
  1975年8月15日,三木武夫参拜靖国神社,开了战后日本首相在战败日参拜之先河。此后,参拜靖国神社开始与日本首相的政治立场及历史观挂钩。
  1983年,中曾根康弘在施政演说中提出“战后政治总决算”,表示要去除战败国阴影,改变国民政治意识。他设立了“阁僚正式参拜靖国神社恳谈会”,“恳谈会”报告认为首相和阁僚以公职身份参拜靖国神社并不违反日本宪法。
  1985年年初,日本媒体传出中曾根将于8月15日以公职身份参拜的风声。中国政府进行了外交抗议,但中曾根仍一意孤行。这是战后至今日本首相唯一一次以公职身份参拜。
  此后,中曾根宣称认识到参拜伤害了邻国人民感情,故不再参拜。也有人认为,那个时期,中日面临苏联强大的军事压力,存在共同安全利益,这种共同利益诉求成了避免两国关系恶化的“安全阀”。
  2001年至2006年,小泉纯一郎担任日本首相期间,每年都参拜靖国神社,明知有损国家利益亦不放弃。
  小泉本人与美国总统小布什私交甚密,曾声称“布什绝不会要求我停止参拜”。尽管美国政府未公开表态,但国会却通过议案,强调发动太平洋战争的日本是“法西斯军国主义”,意在重申东京审判和对战犯判决的有效性。
  小泉的连年参拜,也导致日本国内舆论长期分裂。肯定或否定参拜者均为数不少,自由派媒体与保守派媒体展开了旷日持久的论战。2006年7月,小泉即将卸任之际,《日本经济新闻》发表了前宫内厅长官富田朝彦的笔记,称昭和天皇对合祀甲级战犯强烈不满,自此决意不去参拜。论战以小泉离任告一段落,反对参拜派似稍占上风。

安倍参拜火上浇油
  与小泉时期不同,安倍坚持“侵略定义未定论”,希望修改“河野谈话”,并发表了新谈话来替代“村山谈话”,日本在历史问题上与邻国的矛盾全面开花。
  钓鱼岛、独岛(日本称“竹岛”)问题均源于日本的对外侵略,而安倍参拜无异于火上浇油。念经般重复“对话大门敞开”的安倍抹煞了中日关系缓和的最后一线希望,也增加了美国卷入冲突的风险。因此,美国首次公开对参拜表示失望,要求日本“采取办法解决问题”。欧盟、俄罗斯也公开反对参拜。
  安倍有着前几任难以企及的雄心壮志:行使集体自卫权,最终与美平起平坐;刺激经济,使日本走出低谷;摆脱慰安妇等历史问题的束缚,让日本成为自豪的国家;修改宪法第96条,为修改宪法第9条开路。
  讽刺的是,越是否认历史,就越难以摆脱历史的束缚。实际上,自小泉以后,参拜靖国神社与日本“正常大国化”目标之间的二律背反已经越来越明显。
        《环球》杂志近期策划了一组非常厚重的日本战争罪行的专题,用了30个版面,分别由记者撰写或者邀请专家撰写了日本侵略中国及亚洲各国,并对英美等国的战俘和平民犯下的战争罪行。康狄也撰写了一系列亚洲太平洋战争期间日本的战争罪行的文章加入其中。自今日起,季我努学社官博将陆续发表这一系列的文章,以飨读者。向我原先的新华社的同仁们致敬,并向步平、冯玮、苏智良等师长致敬!
        来源:2014年3月5日出版的《环球》杂志 第5期,《环球》杂志授权使用,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环球》联系
  评论这张
 
阅读(12070)|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