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季我努的博客

季我努学社官方博客,讴歌中华民族脊梁,揭露日本战争罪行,为国内的二战史研究积累史

 
 
 

日志

 
 
关于我

季我努学社官方博客

季我努学社整理、出版中国近代史料,尤其是抗战史料,已经出版书籍六部,其中的《辛亥革命》获得国家十二五重点图书。成员以新闻出版、学界朋友为主。主办传播近代史知识的季我努沙龙。2014年学社将翻译出版包括缅泰死亡铁路、地狱航船、樟宜战俘营、日本大规模征用白人战俘充当奴隶劳工的日本远东战争罪行丛书,该丛书再度斩获国家十二五重点图书的荣誉。欢迎博友提供抗战史料,学社非常愿意帮助研究中国近现代史尤其是抗战史的朋友出版著作。如需要,请联系2601357629@qq.com。 微信公众号:jiwonu

网易考拉推荐

克里米亚:东西方在此碰撞   

2014-03-29 12:55: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曹然

     季我努学社的顾问唐建光老师创办的新历史合作社在北京文化圈中颇为活跃,他们创办的电子杂志《我们的历史》已经到了第11期了,这一期的主题是乌克兰,学社官博特地遵照新历史合作社同仁的指示在此转载两篇,以飨读者。《我们的历史》在拇指阅读上有下载,各位朋友去看看吧。


     世界各地的旅人第一次大规模发现这个乌克兰南部的半岛,是在19世纪50年代克里米亚战争之后

    这场战争使克里米亚成为西欧人的热门话题。交战一方是英国、法国和奥斯曼土耳其组成的联军,另一方是俄罗斯帝国。“东方问题”已迫在眉睫——奥斯曼帝国日薄西山,日益强盛的俄国则自称拜占庭的唯一合法继承者,向黑海步步进逼,声称有权保护所有土耳其领地上的基督徒。此次,它的军队已经在巴尔干半岛登陆。英国和法国深知这是一场东西方野心的碰撞、权势的争夺,它们决心阻止俄国通过掌控全黑海地区而进一步威胁西部欧洲。

    克里米亚战争中,俄国被欧洲击败。但这只是几个世纪以来黑海争夺的一个缩影;相似的情景将一次又一次在克里米亚上演。这个背靠草原、通往地中海的海域,天然就是俄国扩张的跳板,也是西方遏制俄国雄心的必争之地。今天环游克里米亚,可以切身感受到过往各民族对这个战略要地的争夺,仿佛亲眼目睹世事变迁转瞬间重塑这片土地

 

地中海来客

 

    行走克里米亚,许多城镇都有希腊式的名称:塞瓦斯托波尔(Sevastopol),辛菲罗波尔(Simferopol),费奥多西亚(Feodosya),伊芙帕托利亚(Evpatoria)……这其中蕴含着公元前希腊人留下的足迹,这是欧洲文明首次来到黑海。

    在塞瓦斯托波尔海岸,起伏的地势中层层叠叠点缀着白色的房屋,依山而建的小路曲折蜿蜒,将人引向豁然开朗的港湾。暮色中,海湾内停泊的船只的灯火和周围环绕的山峦上的灯光星星点点,交相辉映。若不是俄罗斯海军基地中飘扬的红白蓝三色旗和街上不时可见的乌克兰国徽,这几乎是一座希腊城市

    早在公元前8世纪,希腊殖民者就航行到克里米亚建立贸易点,逐渐控制了黑海商业。借助这些环绕黑海星罗棋布的港口城市,希腊式生活逐渐向东方蔓延。今天在费奥多西亚、刻赤和塞瓦斯托波尔的海岸,都能看到一片片城邦遗迹:雕花立柱、双面坡屋顶和剧场依稀可见。

    比希腊人晚来的威尼斯人、热那亚人和比萨人在中世纪早期崛起。自从东方商路活跃之后,他们便与拜占庭人反复争夺黑海港口,取代希腊人成为这片海域的霸主。他们控制了克里米亚的原希腊殖民地,留下了意大利式堡垒,如今也是这一文明在异国土地上的孤独见证。在东南边的小城费奥多西亚(古称卡法,Kafa),可见最完整的热那亚海港遗迹。堡垒和13世纪的石头教堂俯瞰着当年的隔离区,来自君士坦丁堡的船只必须在此隔离检疫

    欧洲人建立的贸易城市使沿海地区和内陆变得迥然不同。热那亚和威尼斯人把文明生活带到了沿海贸易点。在这里,他们和游牧民族贸易,甚至共同生活在城市中。但直到14世纪,克里米亚内陆和通往莫斯科的北方道路仍然非常危险,各种野蛮的部落威胁着旅客的安全。但海路贸易十分便利:棉花从安纳托利亚运到这里,再到莫斯科;莫斯科一带的毛皮经此运到西欧;乌克兰草原的皮革经此卖到君士坦丁堡。这里是整合黑海贸易的中心,被称为“小伊斯坦布尔”。

    黑海贸易从未如此繁荣过,它正被整合进欧洲体系。它是西方势力向东方的延伸;欧洲人视斯拉夫人和游牧部落为需要启蒙教化的野蛮人。但在与欧洲的交往中,东方势力不断崛起。很快,随着奥斯曼帝国和俄罗斯帝国的崛起,黑海也成为东方向西方扩张的跳板。新的秩序正在形成,常常让习惯了主导地位的欧洲人无所适从。

 

草原的崛起

 

    由沿海进入内陆,游牧民族的痕迹开始浮现。

    中部小城巴切赫萨莱,鞑靼语意为“花园的宫殿”,曾是克里米亚汗国的首都。在土耳其式低矮的四角民居和宣礼塔的簇拥下,可汗宫殿虽比不上伊斯坦布尔的托普卡帕宫壮观,却也明艳可人。这是一座奥斯曼和鞑靼传统结合的杰作:土耳其式的四方形建筑、圆角木制屋顶和圆拱回廊,以鞑靼人的彩绘艺术装饰外墙。深红色的屋檐下,辅以明黄色的窗框;白色圆拱宫门上方,填满了红绿蓝黄交织的花卉图案。不少鞑靼人身着东方情调的长袍和头巾,沿街叫卖干果点心。这似乎是一片亚洲的土地

    从13世纪起,伴随蒙古大军入侵,东方游牧民族不断深入乌克兰草原,基辅罗斯等公国全部沦为汗国的纳税者。克里米亚汗国第一任可汗哈迪吉莱(Hac? Giray)乃是成吉思汗之子术赤后代,足见东欧鞑靼人的血统渊源。

    不过,安纳托利亚强大的奥斯曼人也看中了黑海的战略地位。15世纪后期,他们居然占领了君士坦丁堡,让欧洲人震惊:史上头一次,异教游牧民族夺取了大片基督徒的土地,简直开到了欧洲的城门口。苏丹很快夺得了沿岸的热那亚和威尼斯人贸易点,把克里米亚汗国也变成了他的属地。黑海的绝对控制权落入了东方人手中。

    从克里米亚到安纳托利亚,突厥民族全面进入了定居生活。在这民族与文化的十字路口,他们不仅给本地带来许多东方情调,自己也变得越来越欧洲化。可汗的宫殿由奥斯曼、波斯和意大利建筑师造成,和托普卡帕宫的一样,在东方风格中融入了许多欧洲元素:充满花卉和瓜果的壁画,浮雕装饰的石头喷泉。可汗也收藏了不少欧洲的钟表、瓷器和小摆设。

    鞑靼人的亚洲面孔也发生了变化。四个世纪中,人口买卖是克里米亚汗国和乌克兰南方草原的支柱产业。每年有超过一万斯拉夫农民被俘虏到克里米亚,装船卖到君士坦丁堡,最高占到克里米亚港口总税收三分之一。这种奴隶交易并非如外界想象的那样残酷——苏丹苏莱曼的王后罗克珊拉娜就曾是来自西乌克兰的奴隶,她被俘后接受了良好的伊斯兰教和土耳其语教育,在后宫一路得宠,成为帝国最有权势的女人。卖身成了斯拉夫贫民跻身穆斯林社会上层的有效方式,也改变了突厥民族的血统。

    但是,北方的莫斯科逐渐厌倦了可汗军队的不定期劫掠。它越来越强大,陆地已经容不下沙皇的野心。16世纪,它接连荡平了南俄草原的鞑靼势力。叶卡捷琳娜女皇时期,它发展出了帝国思维:占有东正教徒居住的全部领土,成为拜占庭的继承者,建立在黑海的权威

    18世纪,俄国吞并了克里米亚。为表示俄罗斯已步入文明国家行列,叶卡捷琳娜下令把城镇的鞑靼语名字换成希腊古典式的名称,向世人炫耀俄国与古典文明的联系。除了巴赫切萨莱,往日的草原帝国在城中没有留下任何痕迹。突厥民族的克里米亚属于过去。俄国占领克里米亚后,致力于将这里变成西方式文明生活的前沿阵地。

 

改造半岛

 

    自俄罗斯占领开始,克里米亚的民族构成发生了很大变化。成千上万鞑靼人惧怕异教的沙皇,离开这里到奥斯曼帝国领土。同时,大批俄国农民受到政府鼓励从北方来到这里,在此他们可以享有土地和税收优惠。沙皇深知维护边疆稳定的重要性。这片新获得的领土上,俄罗斯人必须占据压倒性优势,他们是对抗海对岸的奥斯曼苏丹的第一道屏障。

    半岛开始大兴土木,把汗国时代的小渔村建成现代港口城市。在西化风潮的影响下,克里米亚的主要城市都按照一个模式打造:宽阔的海岸林荫步行街,从街上或临海山丘上下降到海岸的大型阶梯,方正的街心花园,巴洛克式的剧院到城中心的欧式建筑。从最西边的塞瓦斯托波尔到最东边的刻赤,莫不是如此。

    然而,最有代表性的莫过于新塞瓦斯托波尔的建成——根据俄罗斯和乌克兰之间的协议,这里至今还是俄罗斯海军基地的所在。塞瓦斯托波尔独具战略意义。在两侧山丘和险滩环绕下,一条狭窄水道进入深水港,这是天然理想的海军基地。遇到险情,这条通道很容易关闭。在这里重兵设防,能够守住通往帝国内地的要道,更能直插奥斯曼人的心脏。俄国并不想止步克里米亚,而是要继续向君士坦丁堡前进,在整个黑海恢复东正教政权的统治

    这一次,俄国并没有成功。克里米亚战争中,英国和法国协助奥斯曼帝国围剿俄国人,担心俄国的野心总有一天会威胁整个欧洲。在塞瓦斯托波尔,白色希腊式建筑与浪花相辉映的海岸,英、法、土联军围城11个月,最终击败了俄国军队。城市几乎彻底毁灭,但又恢复了昔日的荣光,用无数座纪念碑昭示了俄国控制黑海的坚决。

    一个半世纪后,为了强化对黑海边疆的控制,苏联领袖斯大林采取的手段远远超越了沙皇。在首府辛菲罗波尔郊外,荒地上布满大大小小的烂尾水泥房,最小的大概只有四五平方米,犹如溃烂的伤口。修建它们的是20世纪90年代起陆续抵达的鞑靼返乡者。1944年,苏联国防委员会在斯大林授意下借口克里米亚鞑靼人和纳粹德国勾结,将15万人流放到中亚地区,导致其中的一半死于疾病或苦役,幸存的人遭到强制俄罗斯化。1989年,叶利钦签署法令准许克里米亚鞑靼人返乡。但他们的家园早已被俄罗斯族占据——驱逐他们的同时,斯大林下令把大批俄罗斯人强制迁到克里米亚。这里的气候与北方大不相同,农民根本不懂怎么种植当地作物,受尽了艰辛。个体被时代所强加的苦难命运,往往淹没在历史大潮中

    1954年,为纪念“俄罗斯和乌克兰联合300年”(实质是吞并),赫鲁晓夫下令把克里米亚划归乌克兰管辖。但短短五十年并不能改变这里的认同和文化;乌克兰族仍然只占人口的百分之二十。军港中飘扬着俄罗斯国旗,城市中除了政府机构门前的乌克兰国旗,也难看到明显的乌克兰特征。人们讲俄语,看俄罗斯电视节目,到俄罗斯打工,连乌克兰货币都被他们习惯性地称作“卢布”。每到夏天,海滩挤满了俄罗斯内陆来的度假客,街上横行着俄罗斯牌照的豪华汽车

    随着苏联日益陷入政治经济混乱,一些克里米亚政客开始谋求重返俄罗斯。1991年乌克兰独立后,为了安抚,赋予克里米亚自治共和国地位。但是,仍有许多人认为当年赫鲁晓夫的做法是醉酒后的胡闹,应该得到纠正。1992年,克里米亚议会宣布要就此举行全民公投,但很快就被基辅叫停。它的亲俄派总统尤里·梅什科夫和分离主义宪法也被撤销。

    俄罗斯虽然表示不满,但毕竟忙于解决本国经济困境,无力军事干涉。克里米亚民众的民意也出人意料,他们并不十分支持梅什科夫,也无人上街抗议基辅的做法。1996年的一项调研表明,克里米亚人十分矛盾:他们想成为俄罗斯的一部分,但又不想从乌克兰分离出来。全国的乌克兰族和俄罗斯族都主张保留乌克兰从苏联继承下来的边界

    今天的克里米亚海岸看似风平浪静。在塞瓦斯托波尔和巴拉克拉瓦港口,壮丽的景色尽收眼底:延展的山峦顶端是热那亚人和鞑靼人建立的堡垒,悬崖之下是宝石般的海面和游弋的俄罗斯军舰。曾经的火药桶在沉睡,但俄国并未放弃挑战西方秩序的构想。它始终在等待下一次机遇的到来。

  评论这张
 
阅读(12608)|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